陆零肆

最低三年,最高死刑

第一张可视作为义军广告¯\_(ツ)_/¯

准备做点贡献攒点人品……

唉唉原作里chirrut啥时候瞎的好多人说是后来但是我不管啦设定原来就瞎_(:з」∠)_











杰达是一颗干燥、无趣、令人烦躁的星球,直到baze被留在圣殿之前他都坚持这么认为。



在一次快要渴死的危机后,他被留在了圣殿。



于是他有了信仰,有了伙伴,有了家。



家人。



baze常常为了这个他刚拥有的,奇妙的身份在半夜仍旧清醒。全身颤栗,手指冰凉,他实在不敢睡着,生怕醒来后发现一切都是幻影。



“你大可不必如此,圣殿一直都在,无论你醒着还是睡着了。”同寝的小瞎子嘲笑他。



路过的守护者们也笑着:“别在意,chirrut刚来的时候比你还夸张,你想不想听听他半夜的梦话内容?”



chirrut用棍子戳开了他们,愉快地揭露他们刚进入圣殿时的尊容。



“别气急败坏呀,chirrut!”守护者们走开了,而流动的空气中仍旧残存着快乐。



家人。



baze抱紧了宽大的法袍,假装自己没有兴奋到快要炸裂。



他周身的原力同样如此。chirrut继续笑。







同寝的小瞎子chirrut,是圣殿中无论如何都不能轻视的存在,baze犯过这种错误,切肤之痛阻止了他的第二次重犯。



chirrut对原力的灵敏远胜于旁人——baze曾以为他是绝地那种听起来就十分离奇的存在,但chirrut在很早的时候就拒绝了这种猜测——而这种灵敏早已补上了chirrut视觉上的缺憾,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弥补chirrut无法看见的遗憾。



在仅存杰达美好的雨季到来时,在第一缕湿润的、属于绿色的原力被chirrut感知到时,baze在小小的盲僧的脸上第一次看见了迷茫与遗憾。baze无法感知chirrut的世界,更无法明白在一片黑暗中只能感知到却无法欣赏到的悲哀,但他至少能看懂chirrut的表情,于是他前所未有的仔细观察着杰达。



譬如圣殿的墙角渗出的第一抹浅绿,譬如圣城外在无意中出现的第一缕水线,紧接着是第二缕、第三缕,无数缕,不再是线而成了江河,平坦顽强,流淌在沙漠上,流淌在baze小心翼翼、费尽心思的描述中,它仍旧流淌,在chirrut的幻想中和梦境里。



美好的东西在流淌,baze真正改变了关于杰达的那些狗屁的抱怨,在他看见chirrut露出的赞叹到近乎虔诚的微笑时。



一切都还在美好的时候,原力是baze与chirrut共同的信仰,杰达仍旧在绿色的雨季,帝国的野心还没有烧来,在落幕的余晖中,baze仍旧小心翼翼地、费尽心思地向chirrut描述杰达的美好。



















超短的吧……手机打的语法和表述我也不管啦



新年快乐比哈特(๑>ڡ<)♡
/古装/女装/慎
七夕是个好时候
等我功力到了再修改/描线/上色嘿嘿嘿

join us

天启看完后写的不过没有继续下去啦

join us.”

是一股裹挟着铁腥味的风叫醒查尔斯的,如果这是在几年前的话他会很放心,但现在带着这股气息的人是万磁王。
的确是万磁王,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没有带那个头盔。
“Charles.”万磁王看着他,没有头盔他就仿佛成了Erik,但这只是谎言。
查尔斯笑了笑,假装他并没有注意到准备禁锢他的那些铁家伙。
“Erik,好久不见。”查尔斯说。
他紧绷身体,警惕着一切。
“抱歉,我暂时只能给你这种招待。”万磁王说。
是很不错的招待了。查尔斯暂时放弃了去控制眼前的人,准确说是不得不,他的能力消失了。
查尔斯又笑了笑,这回少了些礼貌和防备。
万磁王有一瞬间的失神,他无意的向前倾了身体,他张了张嘴,但很立刻的,他收回了自己的失礼。
“能再见到你感觉真不错。”查尔斯说,“你还好吗?”
“很好,”万磁王顿了顿,“如果你也在我身边或许会更好。”
不,不会更好。查尔斯准备另挑一个话题,这时候最好是别太放松。
但万磁王又开口了:“我十分想念你。或许标记你是我当初就该做的。”
查尔斯没法探进万磁王的脑子里,但他明白那是完全占有的欲望。在以前的时候他就被这种感情缠绕,他乐于享受这种感情所带来的宠爱与愉悦,因此他那时并未回绝。
他该去反驳的。
但他没有,无论是当初还是现在,因此在他吻来时查尔斯并未回绝。
Erik,亲爱的,他又回来了。
查尔斯拥住他,回复那个吻用了他太多的力气,他现在只能抱住Erik。
“不能更多了。”查尔斯叹息着。
“这些远远不够。”Erik说。
Erik的手上带了些茧,传递着他远异于常人的体温。有什么东西让他沸腾了。
“我终于又见到你了。”万磁王低声喃喃。
……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随时见到我。

ABO设定ORZ

写不下去啦啦啦啦

克里斯的屋子乱了有段时间了,他准备让它再乱段时间。窗子外面还是灰蒙蒙的一片,在这种天气出发去哥谭实在是个烂主意,但他的车票已经买好了。
呃——打起精神——
克里斯伸展身子,伴随着无穷无尽的哈欠。他漫不经心的穿上了衣服,脑内循环了今天的日程:韦恩塔、韦恩庄园、韦恩宅、韦恩韦恩和韦恩。
韦恩韦恩韦恩韦恩恩恩恩恩恩恩恩。
操韦恩。

在哥谭的车站里随时都有迷路在中世纪的错觉,下车的人流却总让你想到了不起的蒸汽时代,一群疾苦的农民拥进了充满机会的伦敦,而无聊的克里斯站在充满机会的哥谭土地上,强忍着想吐的欲望。晕火车并不是件有趣的事,克里斯觉得自己快要站不住了。工业的气味充斥在每一个分子里,现在只有冒着气油味的出租车能救他于水火之中了。

我不知道有多少恋情跟出租车有关,克里斯的恋情准确来说跟出租车也没有关系,但在他苦苦寻找出租车的时候,他看到了那个人。
那一瞬间他中箭了,伴随着怦然开放的声音,火车吹着嘟嘟叫的喇叭,车轱辘慢慢奏响了一曲颂歌,人群在欢呼,因为克里斯看到了那个人。
在一个凉爽的、虽然有些阴暗但仍旧不损其浪漫的好日子,他看到了达米安。

浪漫三秒也就够了,克里斯坐上了达米安的车。
“我是达米安·韦恩,”达米安——听起来独特又美妙“被发配来接你的。”达米安一脸不快的系上安全带,嘴里还在絮叨着克里斯听不懂的话。
一种优美又神秘的语言……哦……
“您跟蒂姆·德雷克-韦恩先生是……”“我法律意义上的兄长,”达米安紧接着说,“没有任何血缘关系。”
克里斯突然想起来了,那个据说是布鲁斯·韦恩唯一有血缘的……“您是那个——”私生子?
“我恐怕你想的没错,”达米安笑了一声“我的确是,欢迎您来哥谭。”
他们在跨海大桥上,即使在这么远的地方克里斯也能看见那栋坐落在大道尽头的高塔,即使在这么远的地方,他也可以看见塔上的字母“W”。
他想起来了哥谭的另一个名字——韦恩堡。


懒癌发作有没有大纲又超无趣不干了啦啦噜啦啦

bi-----------

飞啊!飞啊!

那是一个怪物。

飞啊!飞啊!

可是他的翅膀断了。

达米安向下坠落。风和雨跑的都比他快,他们能快过时间吗?

达米安!飞啊!

可是他的翅膀断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随笔的脑洞,说起来至今没有给疯狗狗生贺有点抱歉……

……还没画完啦虽然我也不想继续了OTZ……好大啊……

等学成了一定要重画一次……